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声音> 学术声音

孙筱祥:谈风景园林学科的发展

日期:2021-04-15  来源:中国园林杂志  作者:

孙筱祥:国际历史风景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风景园林学会常务理事、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设计研究室主任孙筱样教授于19899月受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聘任讲学半年,同时又受美国其他10所著名大学联合邀请,前往短期访问讲学,于1991年夏季回国。


  1992128日,建设部侯捷部长和其他副部长参加挂靠建设部的四个学会(建筑、土木工程、城市规划、风景园林)举办的春节茶话会,向到会的专家教授拜年。回国不久的孙筱祥教授在座谈会上谈了风景园林事业对人类社会的重要意义。孙教授说:“美国当前风景园林师的就业机会,已经超过建筑师。现代国际上对风景园林学科的观念,和我国传统的观念,有很大的不同了。

  风景园林作为一个专业或学科,18世纪以前,在欧洲,称为Landseape Gardening(造园)。到了19世纪末期,美国的工业发展很快,出现了许多新城市,风景园林事业也随着有了蓬勃的发展,美国风景园林师之父奥尔姆斯特德(Frederic Law Olmsted18221903),改称为Landscape Architecture(风景园林)。到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通常又称为Landscape Planning and Design(风景规划设计)。到80年代又称为Environmental Planning and Design(环境规划设计)。名称的改变,标志着专业的性质和范围的变化和拓展。

  不过中国和日本,对这个学科的名称,还一直沿用着350多年前(1634)计成《园冶》上的‘造园’。所以,在国内很多场合,对这个专业的理解,常常出现误解,甚至错误。

  风景园林这一学科或专业的范围,国际学术组织‘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s(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缩写为‘IFLA)1948年成立时通过的‘章程’,明确了如下的宗旨:

  ——为了全世界所有国家人民长远的健康、幸福和欢乐,人类的生存必须依靠与他们的环境相互协调,并明智地利用资源。

  ——又由于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人口的不断增长,人类在社会的、经济的和物质的各个方面的需要,不断增加对资源(自然)的需求。

  ——为了对人类未来,能多方面成功地满足对资源不断增长的需求,而又不至于毁坏自然环境和滥用自然资源,就要求有一种与自然系统、物质世界的发展进程与人类社会之间的相互关系相联系的专门知识、专门技术和专门经验的专业,而这种特殊的专业,就是Landscape Architecture

  这已明确了风景园林专业(Profession)是从维护生态平衡、明智地保护和利用自然资源,消灭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对立的原则出发,进行国土、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的规划设计工作和风景园林的建设工作,其基础知识是生态学。

  我国当前在建筑界与园休界某些流行的关于Landscape Architecture的观念,和‘IFLA’提出的现代观念,是大相径庭的。所以本人把Landscape Architecture意译为‘风景园林’。如果直译为‘风景建筑’或‘园林建筑’,就会产生更多的误解、歧意,甚至错误。

  大家都知道,世界上有两座完全按理想规划设计建造起来的新城市。国际公认是近代城市规划的典范。一座是澳大利亚的首都堪培拉(Canberra),那是美国芝加哥的风景园林师格利芬(Walter Burley Griffin)规划设计的;另一座则是美国的首都华盛顿特区(Washingotn DC),是由来自法国的工程师朗方(Pierre charles L Enfant)规划的。其中最美丽的市中心绿茵广场(The National Mall),后来被称为‘国家首都公园’,面积36千来亩。它的规划设计,也是由美国的风景园林师之父奥尔姆斯特德完成的。

  为此,本人希望我们的国家和建设部,对这一个年轻而与人类未来的命运关系十分重大的新学科、新专业,新的学会和专业人材培养、科学研究等方面,加以重点扶植和重视。”

  孙教授接着又说:

  19899月,我应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聘任和美国其他十所著名大学的联合邀请,前往美国讲学、开画展,还为美国设计了一个中国园林。当时我们全家四口人都在美国,我的两个女儿和一些亲戚都劝我们夫妇在美国定居,安度晚年,而且在美国可以工作,还有较高的收入。但是,我俩认为,在此人才纷纷外流的时侯,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由祖国母亲养育的老专家,为什么我要在美国培养博士、硕士生而不回中国培养?!为什么我要在美国出书而不回中国出书?!为什么我要在美国设计园林而不回中国设计?!所以,我俩是毅然地回来了。”

  孙先生发言以后,侯捷部长讲话赞扬了孙先生可贵的爱国精神。会后,本刊专门向孙教授作了采访,了解到一些具体情况:应美国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和其他10所美国著名大学的邀请,孙教授前往作访问讲学,主要内容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中国古典园林、园林艺术,中西园林的比较美学,还为各大学建筑系、风景园林系的研究生和大学生开设绘画课并展览和表演中国画技法,并举办了个人画展和联合展。

  在哈佛大学讲学结束后,设计研究生院授予孙教授一条代表在该院讲学获得殊荣的红色丝领带。中国学者获得此项荣誉的,至今只有孙教授一人。

  讲学结束后,孙先生应爱达荷州博伊西市爱达荷植物园邀请前去设计一个中国文人园林。该园规划设计了一个世界园林展览区,其中不但有中国园林,还有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等园林,其中以中国园林为最大,面积1公顷。孙先生设计的是“诸葛亮草庐园林”,以“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的意境作为主题,园中设八卦田、七星石、剑坪、棋台、琴斋、石室、桥亭、书房、卧室等景区,花木全部为中国植物。当前已完成了人工山水。对此,美国当地电视和全国电台都作了报导。

  在此前,于1987年春季,孙先生由中国国家教委委派作为五名中国著名学者之一,参加美中学术交流委员项目赴美五所大学讲学。

  19863月国际自然与自然资源保护联盟(IUCN)及国际教育基金会为搞好风景规划师(Landscae Planners)的培养,委托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代为组织一次有30个国家100多名风景规划专家参加的学术报告讨论会。孙先生作为被邀请的19名报告人之一,在会上做题为《中国的风景规划美学及其教育》(The Aesthetics and Education of Landscape Planning in China)的报告。孙先生的报告受到与会者的赞赏,并被选为两篇国际风景规划的“教育典范(models for Education of Landscape Planning)”之一。报告中孙先生强调现代世界各国的环境规划设计,必须遵循与大自然的生态系统相融合,而不是去破坏大自然,这一原理是发源于中国的古典自然哲学,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计成《园冶》中说:“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说“有自然之理,方有自然之趣。……和天然图画”等至理名言就是证明。更早些时间,19843月在香港召开的一个国际风景园林学术会议,会议是由IFLA东方分会委托香港园林协会主办的,主题是“亚洲的城市爆炸”。孙先生应邀在会上作“人工环境必须充满大自然的生趣”的报告。受到与会者一致赞扬,澳大利亚著名园林师爱德蒙先生(Mr. Robin Edmon),西澳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院长海格佛尔特教授都参加了这次会议,并在会后邀请孙先生访问澳大利亚。

  1985年孙先生应邀到西澳理工大学讲学一学期,还为孙先生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全市性画展。该校还授予孙先生“海登威廉姆斯荣誉教授”称号(Haydn Williams Fellow),这一称号每年只授予一位聘请来校任教的国际著名学者,孙先生也是唯一得此称号的中国人。

  接着,澳大利亚政府艺术设计委员会,出资邀请孙先生在澳大利亚全国5个州、12个城市考察风景园林并在悉尼大学、墨尔本大学、昆士兰大学、新南威尔斯大学等15所大学巡回讲学,并出席澳大利亚“国家城市景观学术会议”,在大会作“城市必须充满大自然的生趣”的学术报告。孙先生在报告中,赞扬了澳大利亚的首府堪培拉的规划设计依托自然环境、人口稀少,没有高层建筑密集区,居住区之间有自然森林分隔等优点。但对其市中心采取巴洛克风格的轴线对称的几何形布局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仍然是墨守18世纪以前的原始美学的规划方法,影响了城市景观的自然生趣。

  同年,“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在日本召开第二十三届国际年会。大会的报告人一共为22名,是由日本造园学会在IFLA News(国际风景园林师简报)上,向全世界的城市规划师、建筑师和风景园林师广泛征集论文,然后在大量征文中选拔出来的。孙先生的论文《中国古典园林的精华——文人写意山水派园林》中选,在日本大会上宣读并发表在19861987 IFLA年报上。

  孙先生最后说:“本人在国际上争得的学术荣誉,正如澳大利亚城市景观会议上执行主席说的,这是属于中国五千年文化的培育结果。荣誉是属于祖国的,正因为这不是属于个人的,本人才愿意说出来,让全国都知道,中国的古代文明,不但在古代曾经光辉灿烂于一时,而且即使在现代社会的军事、经济、科学、艺术各个领域,世界各国仍然不断地从中国古代文明的宝库中,吸收丰富的营养,从而获得了新的巨大成就。特别是因工业化和城市化导致自然环境严重破坏的今天,全世界的环境和城市规划师都在大力发汤起源于中国的‘居城市须有山林之乐’,以及‘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环境规划思想,去恢复被人类破坏了的自然环境。最令人遗憾的是:只有中国人自己,不但忘记了发源于中国的环境规划光辉思想(用大自然的原貌,去修复被破坏了的大自然),反而正在捡起已被全世界抛弃的破烂:欧洲18世纪以前的人工几何图案和近代高层建筑密集型的城市规划模式,岂不令人深思,这正是我们需要大声疾呼的原因!”



                 
主办: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71860号-1
地址:三里河路13号建筑文化中心C座7002室  电话:010-88084198  传真:010-88082100  电子信箱:chsla@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