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英国园林> 世界园林

万能布朗及英国自然风景园

日期:2014-02-10  来源:  作者:

摘要:英国自然风景园林的出现打破了千百年欧洲规则式园林的理想传统,并且很快风靡18世纪的欧洲。英国从规则式园林发展到自然风景园并达到成熟,涌现了一批杰出的园林师,他们有不同的造园思想并努力把自己的思想进行实践。其中布朗的设计代表了自然风景园的成熟与巅峰。

自古希腊古罗马,千百年来欧洲的园林一直是规则式的,尤其是文艺复兴之后绽放的两朵园林奇葩——意大利台地园和法国古典主义园林——更是把这种理性演绎到极致。在欧洲人对规则式园林习以为常的时候,英国自然风景园出现了,它打破传统,创造了一种新的尊重自然的园林,并为近现代园林指引了方向。

这场园林革命,源于文学、艺术领域的审美观变化所引起的对自然的态度转变,造园师们由原来的“扭曲”自然的规则式转变为了尊重自然的英国风景园。走出勒诺特园林的阴影,创造英国自己的园林,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产生了众多伟大的园林师,布朗(Lancelot Brown)是其中最富盛名的一位。

如勒诺特之于法国古典园林,布朗代表着成熟的巅峰,将英国自然风景园推向高潮。

1.布朗的平生。

布朗1715年出生于一个园林世家,他的一生都就此和园林结缘。他选择成为蔬菜园艺家,后到伦敦学习建筑,随后又转为风景园林师。家庭的熏陶,对蔬菜园艺和建筑的学习,使布朗成为第一个职业造园师。

早年布朗追随肯特(William Kent)在斯陀园从事设计工作直到1749年肯特去世。肯特是第一个真正摆脱规则式园林的园林师,作为一个先锋式的人物,肯特的思想影响着整个时代的造园艺术以及之后的英国自然风景造园师。

当时,年少的布朗追随他做些较为低微的工作。1741年,年轻的布朗被任命为斯陀园的总园林师,

1747年他在霍克韦尔田园的北面设计了希腊峡谷(Grecian Valley),修剪整齐的草坪和稍有起伏的林带表明布朗造园风格已趋于成熟。

经历了几代园林师建筑师的努力,斯陀园最终在布朗手中画上句号。

斯陀园的建筑使布朗的名字为人所知,各地的人们开始邀请他设计自己的田园。

掌管斯陀园期间,布朗还担任了格拉夫顿第三代公爵(the Duke of Grafton)的总园林师,设计出了令所有人双眼发亮的水池,他开始出名。公爵欣赏,再加上斯陀园主人的推荐,布朗不久成为汉普顿宫廷造园师。

在这个舞台上,他开始大显身手。1750年以后布朗指挥改造Chatsworth Park周围的沼泽地,1760年,布朗开始改建查兹沃斯风景园(Chatsworth Derbyshire),建造了西面的公园和房子南面富丽堂皇的萨利斯伯里草坪(Salisbury Lawns),同时他将河流截留形成水面,建帕拉迪奥式桥梁,将河流融入风景构图中。

1963,布朗改造克鲁姆(Croom)府邸花园,在不理想的平坦立地条件下创造出一个美丽的自然风景园林。他将一条小河堵住,形成湖泊,湖中留岛,岛上种树。

布朗对每一个要改造的园林都抱有极大的信心,“It has great capabilities”是布朗的口头禅,因此他得名“万能布朗”。

1764年,布朗承接了为马尔勒波鲁公爵改造布伦海姆宫苑(Blenheim Palace)的任务。在宫苑改造中,布朗尽情展示自己的才华,将自己的造园特点毫无保留地呈现,布伦海姆宫苑遂成为布朗的巅峰之作。

18世纪60年代之后,布朗的造园才华被人们认可,声名大噪。他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被称为“本行业的天才”,渥尔波尔更是称赞他“英国自然风景造园艺术之王”布朗生活年代正值英国自然风景园的春天,天时地利,再加上他自身的才华,成就了一代造园大师,也易容了整个英国的土地庄园。

晚年的布朗担任皇家造园师,声名远扬,十分富有。作为一名造园师,布朗无论生前还是身后,名声不减。布朗在1783年去世。

2.布朗的作品

布朗留有作品二百余座,重要的有斯陀园、布伦海姆风景园、查兹沃斯风景园。

在斯陀园,布朗主要设计了“希腊峡谷”,在这片开阔的土地上,布朗设计了大片的缓坡草地,上面点缀着自由的林带,还有自然分布的树丛。

布伦海姆风景园是布朗改造风景园的代表作,此时的布朗以名誉岛国,他得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改造园林,因而布伦海姆宫苑最完整地呈现了布朗园林的特点。布伦海姆宫也是师出有名,它最初由Vanbrugh设计,花园采用勒诺特式样。府邸入口前方有宽阔的山谷,山谷中是河流与沼泽地,凡布高坚持在山谷中建一个欧洲最雄伟的桥,于是便有了超大尺度的帕拉迪奥式的桥梁。之后,府邸的总工程师在运河上筑堤截流,将河流变为湖泊。

布朗对他前辈Vanbrugh和Wise的作品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他杜绝直线,将规则的水池恢复为自然式湖岸,去除了府邸南面过于精细的花坛;拆除围墙,拆除规则的台层,重新塑造了地形并引进一大片草坡一直延伸到建筑里面脚下,就是他所奉行的“草地铺到门口”(Gras the very door);布朗善于用水,他对湖

水加以改造,使水面上升,形成了连续的水面,也改善了桥的两个桥墩的关系。这一招可谓妙计,改造后的湖面与桥梁博得众人点头称赞。

布朗敬仰自然,但园林世家的出身及专业的学习使他在设计中不忘理性,永远保持合适的尺寸。他有自己的准则,努力造出自己心中的园林,但同时他亦懂得理性地运用创造。

1787年,桂冠诗人怀特海William Hhitehead在《侬罕园近来的改造》The Late Improvement at Nuneham中写道,有一次布朗跟自然对话,他说:“看看所以这些变化,我坦率承认:当你赤身裸体时,我给你穿上衣服;但你穿戴过分的时候,我把你剥得只剩下裤衩和背心。”无疑,布朗做到了这一点。

在查兹沃斯风景园的改造中,布朗同样运用水的元素,堵塞运河,形成湖泊,湖中有岛,岛上种树。改造后的园林,湖泊师法自然,丝毫不着人工雕琢的痕迹,树木优美,布朗用很巧妙的目光将一幅幅图画组合成立体的园林。

 

3.布朗式风景园的特点

布朗杜绝一切直线,排除几何形、中轴对称及植物行列种植方式,拒绝人工斧凿,可谓完全颠覆了规则式园林。师从自然而非一味效仿自然,这样是布朗与肯特的不同之处。

肯特作为风景园林的创始人,认为“自然是厌恶直线的”(Nature are abhors a straight line.),对自然极为推崇。布朗作为风景园的巅峰,则将对自然的推崇彻底化理性化,为造园服务。

在布朗最为有名的作品布伦海姆宫苑和查兹沃斯风景园中,布朗都采取围堵运河,形成湖泊广阔水面,大片的水面给园子带来开阔的视野,而且明亮开阔。布伦海姆风景园中美丽的“伊丽莎白”岛,可见布朗理水的高超技法。同时由于过于依赖湖泊水面,布朗亦被人诟病使用水面是其唯一特点。

布朗的风景园中总不缺大片的缓坡草地,随意点缀着树丛。布朗使用各种方法,改造地形,铺就成开阔的草地。草地修剪整齐,然而由于草坪自由起伏,树丛随意分布,也看不出太多刻意雕饰之意,反而更多避免了自然草地的凌乱。

布朗的理性由于显赫的名声开始膨胀,或者逐渐趋于非理性,他追求极度的纯净,希望营造出理性的风景。把目之所及不甚养眼的村庄农舍统统拆除,不甚雅观的服务性的房间设在地下室,甚至地下室的入口也造在离房子相当远处,经过长长的隧道才能进去。就纯艺术而言,布朗在目力之内创造了完美的风景园,然而布朗的造园艺术流行时,不免有许多村庄和农舍被拆除,其背后不乏暴力与眼泪,因而这美丽风景背后却也不是纯净的。诗人哥尔斯密1770年写过一首诗《荒村》The Deserted Village,谴责这种情况说:“乡下开了两朵花——一朵是园林,一朵是坟墓。”

整体上,布朗追求宏大、开阔、明朗,不似中国园林在小尺度内极尽曲折,布朗式园林有广阔的面积,需要人极目远望,而目光很少被阻塞。

布朗恪守自己的风格,这些风格如此明显,以至被批评说主题太单一,从未改变主题。然而这些风格确实创造出了传世的美丽园林风景。

4.历史地位

在英国风景园林在欧洲独领风骚的18世纪,产生了一大批出色的造园师,之前有风景园鼻祖式人物布里奇曼、第一个真正摆脱规则舒服的肯特,之后有集大成者雷普顿,而布朗以其特有的风格、广泛的影响从中脱颖而出,布朗二百多件作品是最好的证据。他改变了整个国家的地貌。

赞誉的声音不绝于耳,同时布朗大刀阔斧的改造园林以及他改造的园林的特点也为他带来许多诟病。有人批评他对历史建筑的不尊重,有人批评他从来没有改变主题,而是又重复第一个主题。只是由于改造过后的优美园林,这些批评从未占据主流。

肯特是第一个真正摆脱自然规则式园林的人,他开启了一个时代。然而开创者有勇,达到巅峰者才真正代表这个时代,这也正是布朗的地位。他或许不似勒诺特,在法国古典园林师中独树一帜,他生活在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园林已不再是一个人的天下。而他又确实开创了自己的天下——布朗式自然风景园。


                 
主办:中国风景园林学会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71860号
地址:三里河路13号建筑文化中心C座6001室  电话:010-88084198  传真:010-88082100  电子信箱:chsla@vip.sina.com